当前位置:
首页>统计文化

郭梓娟:秋风里的挽歌

来源:扶风县 发布时间:2021-11-08 16:47 浏览次数:

夜深了。

薄凉的秋风隔窗而入。

我躺在黑漆漆的夜里,睡意全无。初中同学群里几小时前发的一条讣告,让我久久不能释怀。那是多么年轻的一条生命!那是24年前的同窗!那是我的同龄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一遍遍地想着讣告的内容,想着同学们寄托哀思的字字句句,想着毕业照上他模糊不清的容颜,想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景……我不禁悲从中来,生命的真谛到底是什么呢?是来还前世赊欠的情债,还是来遭一场人世的劫难?是为了人类自身的繁衍,还是为了实现个体自身的价值?

其实,这件事我是早就知道的。中午回家吃饭,母亲在饭桌上不无感慨地对我说:“你姨打电话来说,她大侄女的女婿年纪轻轻的,突然就殁了。”“哦。”我一边咀嚼着饭菜,一边若无其事地回应。

可现在,当我知道彼人就是此人时,再也做不到心平气和、处之泰然了!猛然想起那年写过一篇名为《在不惑的年纪感悟生死》的文章,突然有种一语成谶的自责,或许这样的题目本就不该起吧!

夜的黑暗阻止不了我纷乱如麻的思绪,我想起了因癌去世的嫂子,想起了因车祸去世的妹夫,想起了因脑溢血留下后遗症而不得不放弃工作的邻居大哥……多么鲜活生动的面容啊,一一浮现,又一一隐没。

生命该是何其脆弱!当这种脆弱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身边以不同的形式呈现时,已过不惑之年的我竟有些惶惶然而不可终日了。害怕至亲的人生病、害怕去医院、害怕一切与死亡有关的话题,毕竟,在这样的年纪,谈论生老病死有些残忍。但是,还有比现实更为残忍的吗?就像此刻,我那年轻的同学毫无征兆地走了,留下孤儿寡母,茕茕孑立于这冷漠的人世间。

人生的分水岭,就是四十岁吧?之前我们依偎亲情度过童年,依赖友情度过少年,依靠爱情度过青年,中老年之后我们又该依附些什么?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谁知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呢?……

从来没有一刻,我会对死亡产生这么多的诘问。

窗外,白月光一泻千里,秋虫低吟浅唱,桂花的香味在夜色里缠绵缭绕,多少生命正酣然入梦。今晚的夜色太美,美得让人忘记人间还有生离死别、人亡家破。

薄凉的秋风隔窗而入。

夜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