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统计文化

陈强:腊梅树

编辑:陈强 来源:渭滨区统计局 发布时间:2022-03-10 11:15 浏览次数:


星期六,我在家里整理书籍,大大小小不同版型的书籍乱放在蜂巢一样的书架上,莫说随手取一本,就是走过书架时衣服带起一点微风,都可能稀里哗啦掉落下来一大堆。这些书籍都是上学时候买的,奉若至宝的存放了这么多年,实在没功夫翻一翻了。


都是些什么书呢?《文学描写词典》、《精美散文》、初高、中的语文书等等,以及某同志三十年前郑重其事地交给我的一本《腊梅树》。


想象当年某同志对我的期望值实在太高,就好像园丁用心培育一颗奇花异草,将许多心血用在我身上,当然我也没辜负他的期望,以全县语文分数第三的成绩考上了高校。


某同志教授了我三年的语文课程,一点都不夸张地赞美他:博学多才、博古论今、学富五车、著作齐眉。我想我也一定能达到某同志的文学水平,我也要我写的文字变成醒目的签字排在第一版面,而不是像受惊吓的鹌鹑一样龟缩在报刊杂志的角角落落。那时我觉得我应该传承某同志的期望,成为他的得意门生、他的关门弟子,他引我走上爱好文学的道路,只可惜一直到现在我还差的很远很远,好在我自己从不好高骛远,所以一直时刻鞭策。


今天拿起这本《腊梅树》,早已经物是人非。这么多年我一直守候着这本书,守望者这棵安静的腊梅树,为什么叫树?我查阅了许多资料才知道,腊梅树别名黄梅花、香梅花、香梅、干枝梅,蜡梅科蜡梅属,属于梅花家族中一些例外的植物,这种腊梅树的梅花和其他梅花相比较之后你会发现,我们只有在严寒的冬天的时候才能看到腊梅的花朵,而且基本都是开在严冬腊月的时候,它的花瓣看上去是蜡黄腊黄的,但其实它并不是一种花,严格来说是一棵树。我猜想某同志送我这本书的寓意是栽下我这棵树,能圆他一个梦想,可惜某同志早已经下海经商了,而我却成了国家统计队伍中普通的一人。


一阵电话铃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你是……”


话筒里传来:“ 北--京--人,大约生活在距今70万年到20万年……”


啊?我疑惑我是不是穿越了,有古代类人猿联系我?


“北--京--人,是世界上材料最丰富、最系统、最有价值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遗址”对方继续说着,吃吃地笑。


“啊,是袁立,是你啊,老同学啊,太意外了。”我兴奋的满脸通红。


这是我当年的同桌,我们最喜欢听某同志讲历史课本上关于北京人的那段。课间时我和袁立两个模仿某同志这段,惹得全班哈哈大笑,我记得念“北京人”三个字时候语调一定要拉长,象兰州拉面一样丝丝细细地、一点一点地、慢慢悠悠展现出来,要达到让你穿越了历史般的身临其境的感觉。


电话里我们谈了很久,自然谈论最多的还是某同志。某同志现在就在秦岭山脚下办起了果品加工厂,将他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许多珍贵书籍都卖了,还贷了许多款,据说现在他的企业做的比较好,因为原材料就是我家乡人种植的万亩樱桃树。


袁立拉我加了群才知道某同志果然在我们老同学群里面,我叫了声“老师”,某同志忙的在群里发商业信息,让大家给他的企业点赞,加好评,主要是攒人气。我又叫了声“老师”,某同志还是忙的都没功夫理会我。


世界变化真的很大。上学时候天天捧着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看到热泪盈眶,现在介绍给儿子,儿子说看不懂。反过来儿子给我介绍什么最流行的玄幻小说作品,就是那种变化出个特技,要么天龙飞舞,要么混元神功,要么穿越一下,用现代的高科技对付古代人,想一想,让人笑笑也好,心情高兴了,风的呼唤,雨的等待,雪的承诺,都可以随着季节一笑而过,等到“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时候,春节也就姗姗而来。


我的家乡的果子去年卖的价钱还是挺好的,虽然外地的客商没有来多少,但是某同志收购了许多,不至于滞销,因为我在果品收购点看到了家乡人舒展的眉头和笑着数钱的喜悦之情。


我现在不会叫他“老师”了,在我们同学群里,大家都叫他“某同志”,为啥?不知道。想想也够刺激的,曾经的老师放弃了三尺讲堂,奋不顾身地跳进商海,赚的盆满钵满,而他寄予厚望的学生,却平凡的像一颗草,生活得一如当初的他。


上周回老家的时候,老同学袁立邀我到原来中学后面的亭子里去坐坐。这里已经开发成商业区了,我们俩点外卖叫来了一堆烧烤,喝啤酒,谈日子,看着彼此都隆起的“中年肚”,衣带渐窄终不悔,再想想当年的学生时期的芊肉细骨,哈哈大笑。学校早搬迁了,听不见当年的琅琅读书声,入耳的全是周围闹哄哄的流行音乐和嘈杂的人声、机器声。


我在想,这么多年来我还在坚持笔耕不辍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是学习着某同志教授的课长大的,他讲过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以及一场场悲切故事之后的曲终人散,还有那怪味豆一般让人难忘的读音解义都让我难忘。如果没有当年他的鼓励,我会不会考上“万人过独木桥”的那个年代的高校,从而端上国家饭碗呢?会不会有坚守了这么多年的兴趣爱好?未必。


现在回想起来,三十多年来,多少沧海桑田,过去多少人和事,却只有翻开《腊梅树》的印象,还是那么明亮亮地浮在我的眼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