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统计文化

陈强:冬梦了无痕

来源:渭滨区 发布时间:2022-04-08 16:50 浏览次数:

冬天的夜里,有时候下了一层薄薄的雪花,一个人走在乡村小道上,这种小道多半是农人为了方便浇地而修建的一条土棱,弯弯曲曲像一条蛇将一大片麦田一分为二。初中时候,我便常常顶着浓烈的风雪在冬夜的凌晨去上学,在我的记忆中,偶尔堆积在路旁的玉蜀黍杆成了我唯一的能躲避一会风寒的地方,却不知刚蹲下来,突然狂风一吹,一大片枯叶盖在我身上,把我掩埋在里面,四周听见的都是刮风吹雪的丝丝呜呜声,好像地狱的门正在缓缓的打开,无数魔鬼奔涌而出了,我自然吓得大哭。关于童年的许多记忆都是这样的惊吓和恓惶的场景,根本谈不上其它有什么值得留恋和记忆的片段。

成年后常常会在夜里出去观赏夜晚天降瑞雪的景色,不觉溜达到城市边沿的小村庄,但是很难看到有成堆的玉蜀黍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菜地,菜地里有人打着手电筒在干活,将一朵朵白菜上的积雪轻轻拍去,丢弃掉发黄的叶子,然后装进三轮车上,明早估计在菜市场上又能卖个好价钱。

说实在的,感觉现在社会的节奏特别紧张,人们白天忙,晚上加班忙,我感觉我的周围的人常常紧紧张张、行色匆匆,大家都忙的像陀螺一样,人好像一根每天紧绷着的琴弦,谈论的话题多半是说做点啥都不容易,做点啥都得跑着干,就连夜里睡觉前都得思考明天的事情怎么完成,至于有点个人其它业余兴趣爱好,完全靠挤出来的时间。有人说时间像牛奶,会越挤越多,这话你信吗?我感觉这是个伪命题,如果去问牛,牛肯定“哞”一声,你使劲挤试试,牛顶你个四脚朝天。

我羡慕古代那种峨冠博带之人手持管笔涂画诗文,指点江山,激昂文字,我也自以为我的纤纤玉手能镌刻山河,雕镂人心,怀古喻今。其实在物质世界里,梦想和文化均属于上层建筑,永远臣服于经济基础。即使一个人能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又能如何?即使一个人有壮志凌云、富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劲头,又能如何?梦想到现实的距离比唐三藏西天取经的路还长。古代的文人顶多能做到其一在考场上如鱼得水,但不一定能中状元、榜眼或者探花,富有诗书名落孙山者比比皆是;其二历史上就曹植曹子建成就了典故靠“七步诗”救自己一命而已。当然,还有一种作用,就是成为无神论者,这种情况当属小学课本上学到的鲁迅先生“踢鬼的故事”,看来不光酒壮人胆,多学点诗诗文文也挺壮胆的。

想到一个有趣的笑话故事。某女下夜班路过一片坟地,感觉总有人在后面尾随,女的灵机一动,走到坟前说了句“哎呀,总算到家了。”吓得后面的尾随者落荒而逃。不久,冬夜,女的又发现又有人尾随,于是女的故伎重演,没想到后面尾随的人直接在旁边的坟前驻足,并说了句:“哎呀,跟了你这么久,原来不知道你就是我邻居”,结局你猜猜?但是反过来,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笑话,如果有第三次巧合,说不定会有人上去直接给第二个尾随者一脚“既然是邻居,你在家门口等我就行了,干嘛来跟踪我?”当然了,最好别去实践这种事情。在冬夜里不想出去放松下心情就还是待在家里比较舒服。暖气一开,穿着薄薄的衣服在家里走来走去,也可以拿本书看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春天的鸟鸣声,书中还有冬天的梦。动物世界中有许多动物会冬眠,在单调而广袤的土地上,钻进雪地里、枯洞中、石头缝隙中酣睡,这些属于自然的生灵,会不会做梦没人知道,但是人类是有梦的,在冬天里会梦见山重水复、花草掩映的春天,会梦见慈母的白发三千尺,会梦见江南层楼的静默,会梦见暮鼓晨钟的旖旎风光……这些梦都是人性对美好的希望,对未来的憧憬,对繁星般过去的回首,对生活赐予的一切的荟萃,此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我常常做梦希望这个冬天在农历年前能下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让世界处于一片白色茫茫之中,原野上什么也没有,连一个褶皱都找不到,要是在雪地里赶路,就只能盯着很远处起伏的大体上能看见轮廓的山峦,其实这个时候世界是最纯洁的,干净的,静默的。有没有听说过雪地里藏金的传说?为了寻找金矿,必须在大雪飞扬的时候出去,如果看见一大片地方雪花消融的比其他地方快,而且石头堆积如山,那么这个地方可能就有传说中的狗头金,至于什么道理,不知道。当然能捡到狗头金的好运还是留给别人吧,我一个普通人能平平常常地生活着,有时间的话,能够到甘南去看看草原那绿色海洋般无边无际的样子,或者到古代屯兵的地方看看关隘城郭,土墩石头城,或者领略下“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缠绵淡雅的感觉就很幸福了。古代唐人的梦想多是自叹自怜时运不济;古代文人的心思“先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情怀最重;古代经典的为国尽忠篇章《出师表》“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又太过沧桑,所以叹曰: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物华天宝,也不尽是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也不尽是徐孺下陈蕃之榻。如诸葛孔明或者刘基刘伯温能上知多少年下知多少年之神人,终究还得有伯乐相识相用,而古戏曲中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名角也只是能扮演成功其中一种角色而已。人生如梦,浮生就如云。成年人的世界往往是五彩斑斓的,哪像我这种小农思想的成年人,整天嘻嘻哈哈的,饶有兴趣了写一段春冬之时的清容峻茂、晴初霜旦的林寒涧肃,写一段风花雪月的文章,娶一妻贤,育一子孝,敬一业职,知一荣辱,足矣。

冬梦了无痕。如果冬天过去了,我根本记不起这个冬天做过哪些梦,就像记不起曾经经历过哪些曲折和痛苦一样。新的一年来临了,失望总向后,希望总向前,如果要过好明天,那么请为“最好的自己”加油,为梦想加油。让高尚鸟瞰鄙陋,让真诚代替虚伪,让宽容打败狭小,让快乐取缔忧郁,让勤奋挤掉懒惰。这几天,太阳毫不吝啬地普照着大地,气温暖暖的,天蓝的耀眼,冬季里从来没看见过这么蓝的天,全是挺展展的,把大地罩了个严严实实,一点都没有被白云吞食,有了这样的天,地才叫地,有了这样的地,人就很渺小,但是所有人聚合在一起的力量就是巨人了,虽然有一种病毒还在肆虐全球,但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在我们众志成城的强大意志面前,这些微观世界里的宵小定会消失如初,我们新的梦想一定会随着春暖花开的日子而到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